4月16日中午12点左右,的哥胡师傅开车经过杭州大关路,上来了一个女人。

  女子四五十岁的样子,穿了件白色衣服,戴副眼镜,拉着个行李箱。女子说:“去上塘河,帮我找一个河道宽一点,水深一点的地方。”

  的哥胡师傅纳闷,看了一眼女人,这女子脸色阴沉,没什么表情。胡师傅没说话,开到了沈半路石祥路交叉口的上塘河附近,胡师傅让女子下车,没想到女子开口说:“这边水太脏,找个河宽水深,人少一点的地方。”

  胡师傅又往前开了几分钟,临下车,胡师傅出于关心,问了一句,你去河边干嘛啊?

  没想到女子说:“你找我钱,这事跟你无关。”女子说完话,眼角中还有泪水,转身走了。

  胡师傅开着车,越想越不对劲,靠了边报警……

  接警后,上塘派出所90后民警严卓琦带人立即赶到沈半路石祥路交叉口南面,上塘河附近。

  只见离岸边三四米远的河里,一双手在河里上下起伏。不好!女子跳河了!严卓琦二话没说,立马跳进了河里,在众人合力下,将女子拉了上来。

  由于抢救及时,女子吐了些河水,慢慢就恢复过来了。民警问女子怎么回事,女子表现极不耐烦:”不要你们管。我自己不小心滑下去的。”但是民警看到她的眼镜、鞋子都整整齐齐放在河边,女子应该是在说谎。

  民警开导说:“有什么想不开呢,非要走极端?”

  “让我死好了,你们这些畜生!”突然女子情绪激动地大吼一声,讲的话越来越难听。

  接下来,民警、急救人员轮番上阵,苦苦相劝,可女子既不肯去派出所也不愿意去医院检查,口口声声说要一个人找旅馆。

  民警不放心,对她说,“好,我们所旁边就有,我送你。”

  民警发现,李女士手机通讯录里只有四个人,而她最后一次通话就是在投河前打给一位王某(化名)的。但李女士态度冷淡。自始至终表示自己不认识,也从没见过王某。一路上,不管民警怎么问,女子都爱答不理,说到她老公时,女子情绪起伏,老半天,她说了句:“我就是因为感情。”

  到达酒店,民警索性就陪着在大门口坐了下来。李女士不耐烦,几次三番强行要走,继而对民警撒泼谩骂。

  严卓琦很担心:“像她这个情况,事情没搞清楚,不敢放她走。万一她又想不开,我们怕再救不回了。”考虑到李女士安危,严卓琦还是把李女士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到派出所后,严卓琦联系到了李女士的姐姐。

  原来,这位李女士今年47岁,是江苏某大学的老师。据家属讲,李女士早年离异,孩子被判给了前夫,自己事业不顺心。不久前,李女士在大学里因个人原因被停职一段时间,后来又被调了岗位。

  4月15日,李女士独自来杭州,具体是来见朋友还是做其他事情,家属也不清楚。

  李女士的姐姐姐夫得知李女士在杭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连夜从江苏赶到了上塘派出所,把人接回去。家属表达了谢意和歉意:“她这个人,平时有点抑郁,性格要强,很多时候说话都是由着自己,谢谢你们,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。。。。。。”